2021.1.31

我夢見他了,我覺得好痛好痛。

那似乎是一場全國性學生的活動,我在那裡遇見從小到大認識的人,在夢裡,我和那些人的關係似乎都修復了。

那時我和五個同學坐在一張木桌子,一如往常地從遠處就認出了他,可是因為下定決心不再見他的緣故,我在夢裡固執地撇過頭去,想要讓自己繼續隱形於人群之中。但是當我執意轉頭看向反方向時,我卻聽到他的聲音,問說「請問可以……」。我轉頭過去看向黑暗中的他,他這次沒戴眼鏡,我有些不確定,因此問「你是……?」他有點尷尬地笑著點點頭,可能是因為想起我不久前才向他坦白一切,而我才說希望不再遇見他。接著無論後來的活動行程是什麼,我們有意無意地始終維持在十步距離以內,有時候我會刻意走到離他很遠的地方,但又忍不住尋找他。有時候我會察覺他看向這邊的視線,也感覺到他一直想釋出的善意,但在夢裡的我即使感受到了,仍然想逃。和現實中的我一樣。

從這樣的夢醒來,我幾乎要承受不住。我多麼想見他一面,好想念夢裡的他。可是我自己把我們的連結惡狠狠地扯斷了,不這麼做的話,我會一直誤以為他是夢裡的他,而現實中我對他並不重要,是隱形人一般的存在。在我決定問清楚之後只得到一個模稜兩可的答案,於是我殘忍地切斷一切與人的聯繫,試圖阻止自己再去向人乞討什麼。

很殘忍的事,我用盡了所有的勇氣和近似愛的感情去喜歡一個人八年,但是他因為總想著自己事情的緣故或者也忙著在愛別人,因此從頭到尾,他都不曉得。這是我極短的生命裡遭受過,最殘忍的事情。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